欢迎您来到五台山云数据网!

杂谈

资讯 > 杂谈 >

“新媒体”概念十年来解读观点总析

2018-07-12 21:28:44   来源:数字读物讲坛   作者:余效诚   浏览数:  评论数:278

“新媒体”这个概念最早出现在1967年,美国哥伦比亚广播电视网(CBS)技术研究所所长戈尔德马克提出来的。主要是相对于传统媒体而言的发现,传统媒体是指报纸、广播、电视等,在这之后发展起来的才是新媒体,尽管有些传统媒体已经使用了数字技术媒介,但是作为媒体形式仍然是传统媒体的样式,可见,媒体和媒介是不同的概念,也有人反着用这两个词,但是无论如何不能混用,混用了很多问题说不清。一般说媒介主要是指一种技术,范围更宽泛,而媒体主要是指新闻传播的形态。所谓“新媒体”核心概念还是利用数字技术、网络技术,通过互联网络无线通讯网络卫星等渠道,以及电脑手机数字电视机等终端,向用户提供信息和娱乐的信息传播形态。既包含了新闻,也包含了新闻以外的社会信息传播活动。新媒体和两个容易混淆的概念再次混合起来讨论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困扰。

一、几个类别的核心观点和思考方式显示了行业熟悉的局限

思考的步伐可以暂时截止到在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的闭幕。若干年来,人们尤其是中国人,思考新媒体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止,美国人舍恩伯格的《大数据时代》尤其激发了人们解读新媒体的热潮,似乎在说:还可以这样糊里糊涂、海阔天空、任意胡说的解读,这个我也会。舍恩伯格在自己的书中旗帜鲜明的亮出他的三个观点:一、更多:不是随机样本,而是全体数据;二、更杂:不是精确性,而是混杂性;三、更好:不是因果关系,而是相关关系。这个观点目前大家还没来的及思考其对还是错,只感觉它确实描绘了一个人类几个千年都没有经历过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信息数据确实出现了更多、更杂、更好的现象。尽管这位美国大数据词汇创造者似乎成了权威帝王级解读人,说话使用的关键词语都是科学研究成果规范表述最忌讳的形容词,比如“更、多、杂、好”,这些词本身的定性、定量难以固定,但是这没有挡住我们国家社会各界风起云涌的学习热潮,大家纷纷仿效,最近几年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峰,几乎所有的IT企业家或者和网络有关的社会组织领导都根据自己的理解和表达方式,对新媒体做出了种种新奇、新颖、新锐的解读。虽然大家没有串通,但是大致还是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1.现象派,努力学习仿效舍恩伯格的方法,描述工作中社会上发现的种种现象,囊括了几乎所有类型的现象:新闻现象、生活现象、社会现象、管理现象、经济现象、政治现象等等不一而足。多是从事IT产业的领导或者专业技术人员,喜欢或者习惯按照这个思路思考,以一个现象代替了人类信息活动的全部。

2.概念派:主要致力于总结各种概念,自从第三次浪潮这个概念出现以后,陆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词语,包括:眼球经济、知识经济、信息爆炸、流媒体、大数据、云计算、自媒体、新媒体、众媒时代等等,可谓五花八门。经常是一些从事理论工作的人喜欢这样高瞻远瞩的总结归纳,至于这个概念里具体承载了什么内涵,外延在哪里,一般大家不去考究。

3.趋势派:主要要阐述一些自己的职业、工作或者涉猎的范畴中出现的一些似乎是代表了未来的发展趋势的规律,比如,碎片化、立体化、广义化、媒体融合、全球脑、虚拟化、全面颠覆等等,似乎一下子出现了很多未卜先知的灵媒先知一样。真要接触才发现大都是普通人。工作原因也好,爱好原因也罢,都在努力的以自己的声音交给社会一个交代。一般是些在互联网领域从事内容产业的人容易从这个趋势认识问题,似乎是担心自己的辛劳和投资是否错了方向。

4.实质派:说的是也有不少人(比如本人)没有跟着舍恩伯格式的思路走,而是另辟蹊径,寻找了一个尽可能让自己明白,也能让旁人明白的总结方式,形成了描述新媒体本质的概念,讨论活动形式的种类,其核心概念关键词是:公众信息传播、人媒互动、公众信息预制代理、社会组织形态变革,新学科诞生形成瓶颈、创新人才机制不足等等形成系统理论。幸运的是,本人的理论得到了中国最顶级的智库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出版社认可,被评价为,填补了我国该领域理论空白的理论学说,史无前例的学理性界定新媒体的理论观点,提出了的是划时代的观点。

我们想说,科学成果的宣布有两个直接结果,一个是把所有的人说明白了,一个是把所有的人说糊涂了。目前看,舍恩伯格属于后者,他基本上说糊涂了很多中国人。本人有幸属于实质派,探讨新媒体实质和舍恩伯格尝试解读大致在同一时间段,基本上是同一时间说着不同的话,形成了不同的思路,所以建立观点的时间隔膜着,“不幸”没有领受到舍恩伯格这种“浩荡皇恩”。而且习惯上希望自己做个让人明白事理的解读者。不知从何时开始,中国人接受了一种不希望别人明白与否的解读事物的方法,似乎永远不打算让人听明白才是最高境界。或许我们早就有这个习惯,唐宋以来中国进入理学“称霸”的时代,这个高级社会阶层才有兴趣的事情,基本上学问不问俗事,更不管你普通人能否听懂,形成了贵族式的清谈脱俗的社会现象解读方式。尽管高深理学未能止住大清朝的覆灭,有种“宁可亡国,不可亡天理”的气概,直到“五四”运动以后,人们似乎对此有所放弃,开始了“打土豪”、“分田地”,这种通俗给力的政治表达,赢得了中国普罗大众的理解和认知;直到最近十几年,似乎不让别人听懂道理,又变成了时尚,直到新媒体的讨论热潮开始,达到了一个誓死不让大家听懂,甚至谁说的别人听不懂,谁光荣,谁就发财一样的舆论市场格局。其实从电视改革开始,易中天发现了电视属于初二以上文化的人群占领的舞台;不少学术性载体,比如散文杂志,就开始了通俗性文章的保持学术性身份的探索,努力挣脱学术期刊规范编著体例的窠臼。西方也有类似的名家,比如霍金的《时间简史》,有多少人能看懂。但是并不表示人家没有水平,甚至想方越加反映人家的水平实在太高了。看不懂很正常。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国内的汪丁丁,用散文的笔调,写作经济学问题的哲学思考。文章写的很美,但是一般人真的看不懂。现在的问题是,新媒体解读究竟需要让大家看懂,还是根本不需要被人看懂。学术性期刊文章大多数人是看不懂的,看不懂不代表文章没有好水平,看的人的水平必须和写的人水平方向接近是这类阅读效果的基本条件。从专业杂志经营的角度说,努力让更多专业的人看懂,甚至认知接受才是正道。但是新媒体面对的是全社会几乎所有人,属于万有引力类级别的定理,所以,其专业部分和非专业部分如何衔接,可能是解读这个概念的关键。处理不好,该明白的人嫌浅显,不该明白的人嫌罗嗦,还不懂。从传播效率角度看,所有试图解读宣布自己研究成果的人一定要根据听众的能力来设计自己讲解的内容,克服自己熟悉的行业知识局限,力求达到让更多的人听懂。也就是说,解读的目的是什么很重要,打算让别人听懂就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这里自己是不是真懂了很重要,自己都不懂,恐怕难以做到让别人听懂。

二、各种领域的混乱交融,使得原有的词汇已经无法说清变化的真实场景了。

新媒体环境下的现实世界的确是比我们的书本知识更多、更杂和更好,所谓更多是越来越多的信息正在被百姓熟悉流传,这些信息以前只有少数人可以看到,知识信息传播的社会屏障越来越少;所谓更杂就更奇葩,任何一种知识在互联网上都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解释,都可以被任意形式的传播;所谓更好实际上是因人而异的,有人认为好,有人不喜欢,这种表达方式简单,因此说你没法说他错。对错在中国是有不同媒体来判断对错基本环境的,比如在学术期刊上基本都是对的,“不对”人家杂志不给你发表,百姓言论只能在朋友之间聊天室时发表,非学术性言论又不是商业行为,一般是要由赞助商支付成本。自媒体的产生或许刺激了自由发表言论的热情,但是让人听懂还是应该自己把持吧,那么这种混乱究竟是怎么出现的呢。我们只好从几种方式搜索混乱的原因逐一寻觅一下。

1.概念内涵的混淆:

媒介、媒体,自我,公众,个体、群体,社会、国家,这是四对目前经常被人错误使用,或者出现使用错误的词语,比如本来属于自我范畴的行为,人们主观认为公众也是这么想的,是不是公众的行为思考需要社会统计学出来验证,至少自己的表达过程中应该出现必要的论据,论点论据论证应该是少不了的。个体和群体也是,个体多了形成了部分群体,这个群体能否代表全社会的群体也是需要论据的,似乎大家在各自不同对群体个体的理解上跳跃腾挪,说天道地。其实很多情况下可能根本没那件事。社会国家更是大家忽略的区别性最大的词语,社会是包括了部分国家性质的最大群体范畴。国家是社会中富有管理社会的责任的那一部分。面对这种概念的混淆,其实核心问题是需要一个关于阅读心理学、阅读行为学,阅读经济学、阅读中的医学,阅读市场产业学,以及阅读社会学,因此相应学科没有出现,人们缺少相关理论指导,导致各界混乱表达其实也是很正常的。

2.解读目的的混淆:自我宣传、企业传播、思想表达、还是市场拓展

很多讲座人目的很清楚,就是要自我宣传,是一种企业传播行为,并非为了表达思想,而是纯粹的商业行为。中国人企业理念很多具有强烈的个人色彩,难以代表公众或者面对公众,因此商业目的或许是大家最看重的,至于解读的效果也就被解读的传播过程给冲淡了。大家看中的是自己可以上台讲话了,而非讲话内容本身的价值。但凡新媒体或者说数字读物论的观点被普及了,人们自然知道不同目的之间的价值差异,可见,这种商家互相试探误导,有时可能也是一种消遣。

3.诠释效果的混淆:讲清楚了的边界消失了、讲不清楚的奖励出现了、讲话需要的无形门槛被确认了。在新媒体这个问题上,几个类别的解读我们可以这样归纳结果,讲清楚与没讲清楚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谁在讲,除非讲话人管住自己的讲话的流传价值;但是客观情况是,这种解读已经得到了社会的无形奖励,大家其实听不懂,好像皇帝的新装,却没有人站出来说皇帝没穿衣服,结果裸体游街变成了唯一的成就。或许看多了裸体,人们就要追求身体的装饰了,毕竟裸体极限可欣赏的内容是固定的,而装饰的变化可以是无限的。解读的要好看,才是正道。

4.对西方成果或声音的膜拜,的确还在作祟。目前看新媒体的概念解读浪潮还在延续,西方成果的膜拜还是主流,模仿和模仿基础上的创新,还是主要方向。这让我们很无奈。这很像激流中驾驭橡皮艇,旋转的水流有时谁也无法逆着其方向,只能等待通过这个湍流区域或许能有简单平静的水面,提供给大家清晰的概念和看清楚水路的时间段。

三、世界观与表达方式的影响愈加深刻

前不久,中国发射了一颗专门探测暗物质的卫星。暗物质是人类至今无法探测的,但是宇宙构成的重要物质。中国探测卫星采用的技术比当今外国的先进了很多。相信这一轮的探测一定会让世界对中国的力量有了更新的认知。这里说到卫星,并不想深入谈论这个自然科学的进展,只想提醒各位,社会科学领域里有没有我们至今无法探知、探测的领域,比如,究竟应该如何认识新媒体,时间、空间、变化,以及如何表达我们对这个事物的认知,是不是可以这么概括:现实或许真的就是那样,存在着人类暂时不懂的事物,在懂与不懂之间人类总要活下去,总要延续下去现实的存在。那么也就是说,生产一个新知识,人类就会面对这个知识是不是知识的认知淘汰过程。按照这个流程,如果这是个流程的话,人类已经为知识的生产准备了专用的平台,比如学术出版,出版社编辑部那里有一堆博学多才的人,他们承担着社会上各种言论学说的鉴别工作,他们有一套严格的筛选知识的规范,能不能看懂,这是他们鉴别的重要标准,这个标准里包含了逻辑修辞等等具体规则,如果连他们都看不懂的东西,他们只好凭借说话人的社会地位来判断,你是不是在胡说,这也是霍金们的文章能被大量出版,其实能看懂的人极少,大家买这本书更多的是自己的一种尊重霍金、尊重科学的态度的表达。问题是新媒体只有态度不够,新媒体将颠覆这个社会体制,而且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渐变已经开始,面对这种渐变,我们应该抵制还是顺应,还是积极研究,从人类角度令它给人类的利益最大化,因此,社会上的各个行业必须学习弄懂新媒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人类应该如何面对预知它给社会带来的冲击,类似洪水已经走到哪了,我们如何躲避这场变革带来的风险,甚或能从风险中获得发展机会。如果人们不觉得新媒体是个灾难,它究竟是什么,有人甚至认为该限制电子商务,有人甚至不知道在工业领域如何发展各个技术。这个涉及世界观的东西实际上正在形成人们观察新媒体的发展的重要平台,人们好像在说我就是这样看待世界的,我就是这样表达我对世界的看法的,至于要不要大家看懂这可能不是我的义务;或者霍金没让我弄懂时间简史,我有必要让大家弄懂新媒体的实质吗。霍金的无以质疑的学术地位令其任何著作具有了一种特定的商业价值,保证了商业活动的正常开展,但是,这不是普通人可以任意承袭的身份。

四、确立目标指向的前提应该是人类对发展应用的认知。

新媒体的研究目的是人类的发展应用,这个认知应该成为专业人员研究新媒体的目标,也就是说看不懂自然无法应用,无法发展,负责任的做法应该是首先让自己弄懂,“懂”的意思大家不必争论,逻辑上修辞上必须尊重公众的理解力,尊重专业人士的学术力,生产知识时就要遵循这些逻辑修辞的规范。社会科学告诉我们,连修辞都不对,逻辑都不通的东西不是人们能看懂的东西,人们看不懂的东西不能称其为理论知识,或许只能称其为垃圾。这么说似乎表达了愤怒,其实不是,其实只是善意的提醒。包括本人自己在内,不要试图以为人们都肯定看得懂,一定要想明白人家是不是看懂了。看不懂到底是因为什么,霍金不必追问这些,是因为他的地位决定了人们不在意看不看的懂他的写作。而新媒体领域还没有发展出这种社会地位。本人提议:我们作为试图解读新媒体的人尽量先把自己听的懂作为前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都不懂就不要强行向大家宣泄了。除非那就是个向大家请教的场合,那就请声明一下,向大家请教。告诉大家这个我不懂,这些个要点是我不懂的,而别把自己不懂的点作为自己的成就、自己的贡献、自己创造的定义甚至自己创造的成型理论向大家公布。那不是理论,可能只是一些拼凑的感觉。


责任编辑:常磊
声明:已发现多家媒体未经授权转发中国五台山云数据旅游网文章。为尊重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微信公众号转载请联系管理员开白名单(0350--6549995)。敬请配合!

网友评论

最新评论

 
  • 资讯
  • 图片
  • 视频
  • 寺庙
五台山交警大队召开 7月11日下午,五台山交通管理大队召开“压事故

五台山景区全面展开 7月6日,景区召开打击破坏生态环境违法犯罪专项

忻州市召开五台山风 7月8日下午,忻州市召开五台山风景区旅游发展座

五台山云数据网携手 五台山云数据网携手交警大队:雨雾天气交通安全提

云数据快讯|五台山 五台山气象站2018年7月10日18时59分发